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画地退陈儒 >

陈儒贵:幸福一家人

归档日期:07-07       文本归类:画地退陈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陈儒贵,男,汉族,中共党员,出生于1936年3月,现年82岁,家住西峡县寨根乡界牌村七组。陈儒贵诚信做人,乐于奉献,德高望重,家风淳朴,儿女成才,一家人幸福美满。

  陈儒贵夫妇品德高尚、十分恩爱,几十年如一日,深受家人和村民们的爱戴,妻子潘秀枝,是地地道道的贤妻良母,曾获得县级好媳妇和致富模范等荣誉。潘秀枝乐于助人,常为邻里、亲戚照顾孩子、缝纫衣服和做义工。大儿陈延毅,55岁,小学特级教师。他38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工作,受到县乡领导和学生家长的好评。大儿媳吴红燕,54岁,中共党员,药剂师,爱岗敬业,服务群众不论上下班,随叫随到,群众评价很高。大孙女陈鹏,31岁,大学毕业,现在西峡宛药公司工作,孙女婿任向前,30岁,西峡县协和医院磁共振医师;二孙女陈英,27岁,党员,大学毕业,现在县地税局上班;大孙子陈新,25岁,中共党员,现在北京读医学博士。

  陈儒贵的二儿子陈延东,53岁,中共党员,西峡县地税局副局长。二儿媳曹晓燕,51岁,城关三小模范教师。三孙女陈晨,23岁,中共党员,大学毕业后考上国家公务员,现在邓州市委上班。三孙女婿闫璜,22岁,中共党员,邓州市委宣传干事。

  陈儒贵的三儿子陈延河,49岁,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大学本科文化,福建省金龙汽车制造厂高级工程师。三儿媳妇张明丽,48岁,福建厦门一医药公司上班。孙子陈一鸣,17岁,读高三。

  陈儒贵的大女儿陈延丽,51岁,女婿余建国,53岁,务农。外孙女余欣洋,24岁,大学毕业,现任县水电设备厂会计。

  陈儒贵的小女儿陈海燕,46岁,厦门大学博士,现集美大学教授。小女婿吴业祝,49岁,厦门一企业老板。外孙女吴歆婕,18岁,武汉大学大二学生。

  陈儒贵家族三辈共19口人,算得上一个有文化的家庭。因他曾教学25年,全乡群众都尊称他陈老师。

  陈儒贵,思想进步,热爱教育事业。他小学入少先队,中学入团,高中入党,是该乡解放后第一个高中生,在校享受国家助学金。他以入队、入团、入党为三大人生光荣。陈儒贵忠于党和毛主席,决心把毕生的精力和所学知识贡献给社会。

  上世纪50年代,农村文化十分落后,一个村连记工员都难找。1956年暑假,陈儒贵回乡后,就在本村办起了夜校,教村民珠算、识字,学技工,学开柴油机等,为村里培养了100多位有用人才。1957年,村办学校教师不够,陈儒贵被聘为正式教师,后被调到乡中心小学任教,年年被评为模范教师。1960年,国家自然灾害,农村无劳力,1962年3月为响应国家号召下放回农村。他一边劳动一边在家办学,把自家堂屋做教室,拆楼板做书桌板凳,成为该乡民办学校第一人。他连续三年不收学费,不拿学生报酬,一切费用靠勤工俭学。因他所办学校教学质量在全乡十几个学校名列前茅,学生越来越多,堂屋撑不下了。于是,三个生产队群众出料出工,盖起了有两个教室、两个住室共7间瓦房的阳坡小学。后得到该乡教办室支持,下调1名教师,办学规模发展成两个班1-5年级60余名学生。陈儒贵办学得到群众的拥护和政府的肯定,多次被评为教育战线先进工作者。

  陈儒贵早年经乡教办室主任刘荷生推荐,被乡政府任命为五七高中(筹)校长,在乡、村支持下盖起30多间土木结构瓦房,即寨根高中。后来成为寨根初中的前身。陈儒贵后来被调回本村当支部书记。他千方百计改善本村办学条件。那时他上省城跑关系,四处争取赞助款。通过两年努力,盖一座两层共50间的楼房。

  陈儒贵对党的忠诚和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妇孺皆知,知道他的人都尊称他陈老师,一直延续至今。

  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陈儒贵任界牌村支书期间,带领群众修路五处,每处就有4公里之多,崩山炸崖,开路砌石,他都吃苦在先,亲力亲为,带头实干,工作认真负责,处理事情公平合理,赢得群众拥护和尊重。全村群众听他指挥,积极肯干。每次都出色的完成任务,得到了县乡好评,并且做到安全第一,在四年修路中没有发生任何伤亡事故。因工作突出优秀,曾当选为第七届县党代会、县第八届人大代表和乡人大主席团成员。

  陈儒贵无论是工作期间,还是退休后,都能做到全心全意为群众办事。界牌三沟一道河,山高石头多,交通不方便,运输东西全指望背上驮。为了改变交通条件,陈儒贵自己爬崖,涉水划路线,个别群众想不通不叫毁地,就说服群众,做好工作。经二年农闲时间努力,终于修通了三道沟宽3米18公里的山间小路。

  陈儒贵竭力为全村群众谋福祉。通过几年努力,使几个生产组村民吃上自来水。陈儒贵任村支书期间带领群众苦干,植树造林上万亩,使从来没有用过电的沟沟岔岔都通了电。1995年,陈儒贵退居二线,但始终把村里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办。

  为村民架桥。退休后,因他提倡架桥,就是修大小东沟桥。涉及7个生产组,涨大水学生过不了河,学校得停课。有一次,村里开组长会,散会后组长李忠太过河不幸被洪水冲走,村里找了几个水性好的小伙子,才把李忠太救起,经抢救活了过来。为此,陈老师退休时给下届领导班子提要求,决心把桥修起来。新一届村两委聘请陈老师领导架桥。陈老师说服河两岸15个组村民一同架桥。在工地,河水把陈老师脚泡肿、冻坏,脚肚子曾被石块划了血口子,大家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几乎全村劳力换着来施工。陈老师坚持早出工、晚收工,还得安排一天的活儿。他整天吃住在工地,晚上还得多次起床看抽水。水抽不干,第二天就不能施工。

  经过一冬半春的努力,终于把桥架起。陈老师气管炎病发作,但看着威严高大的石拱桥,他无怨无悔。后来又为村上修5座石拱桥,从设计到施工,桥下施工拆架,陈老师都亲自干,他怕别人干危险。全家人都支持他,儿子儿媳经常把饭菜送到工地,时常和他一起做义务工。

  陈老师从村支部书记岗位上退休很久了,岁数已到高龄。但为民服务从未退休,他是个百事通,在农村什么都会干。修柴油机、缝纫机,修锁、修自行车、以及安装修理给排水管道,接电架线路,电焊、理发等。设计楼房画图纸、切割水管钢筋,会打针、查中药方为人治病。陈老师什么都干,成天忙的不亦乐乎。有时忙的连饭都顾不上吃,也要把别人的事办好。只要使人满意,他就高兴,全家人都尊重老人的选择,从没一个人抱怨。都学着他乐于助人,当成自己的美德。所以赢得邻里和睦友善,家庭团结,尊老爱幼,兄弟无争并能互助,无需分家分彼此。子女上学共同帮助,全家人快乐幸福。

  现在村里有什么事找他帮忙,陈儒贵是有求必应。村里矛盾纠纷经他调解就会烟消云散。夫妻吵架,凡是找他评理,经他几句劝解就会和睦如初。儿女婚事也有人请他出主意想办法,有时还要请他亲自做媒。邻里纠纷如宅基地、山坡、界线。有一次,有一户接不来媳妇也要找他去接女方,要的太多讲面子。陈老师去做女方家工作,说服女方后于腊月二十三才接来。

  现在陈儒贵已是高龄老人,儿女们怕他累着,都争着接他老两口出去玩。游北京、上海、杭州、苏州、桂林、海南、新疆、西安、泰山、武当山等。陈儒贵老人看沿海发达,富裕与山区无法比,虽已老了还关心山里,上新疆玩,他通过外甥要了几十万元,给金山沟修了6公里多水泥路。陈老师亲自监督施工、为修路工人送茶水。工人们无不尊重他。听他指挥,全沟的人无不欢欣鼓舞。看到界牌学校条件差,学生教室无空调、宿舍等,陈老师就动员自己在厦门办企业的女婿投资5万元,给界牌学校改善教学条件。

  如今陈老师看到界牌村文化落后,老人、妇女、儿童没有学习、休闲娱乐、建身场所,又动员女婿投资四十余万元,准备建一个村文化休闲健身场所。

  陈儒贵说,他一生目睹新旧社会翻天覆地变化,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建国以来各次政治运动,经历过吃野菜树叶的苦日子。他对党赤胆忠心,一直都是在赞誉声中度过,为自己的信仰奋斗不息,十分珍惜优秀教师、模范村干、优秀党员、优秀村支书等荣誉。陈儒贵的儿女们团结友善孝顺,个个家庭幸福美满。现在,吃的细粮和牛肉、鸡蛋、牛奶,吃山珍海味也平常。过去冬无棉袄夏无衣,衣裤补的像牛皮。现在衣服充足,儿女们争着给买衣服穿不过来,只好送人。年轻时穿过草鞋脚磨破皮。现在棉鞋、皮鞋、雨鞋成大堆。想出门有小车接送,飞机、轮船、高铁也享受过。游轮看海也经常去。出门散步带上唱戏机,有时候也唱几句。手机随身带,和儿女、孙子孙女通话很方便。有时拿出来照照相,生活自由自在,新旧社会没法比。

  陈儒贵说,一名员时刻把群众利益放在心上,真诚对人,不贪、不沾小便宜,一心付出就会赢得群众真诚拥护和爱戴,不论活多大岁数,心里踏实平静,精神气足其乐无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sonofsham.com/huadituichenru/1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