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华东海军 >

中国人民解放军卫生事业的创始人之一)

归档日期:07-10       文本归类:华东海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叶青山(1904年-1987年7月11日),原名叶志泉,河田镇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卫生事业的创始人之一。曾和白求恩同志一起创建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参与筹建医务学校,后任晋察冀野战军卫生部政治委员华北军区卫生部副部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军区后勤部卫生部部长,中央卫生部长助理兼中央保健局局长,北京军区后勤部副部长等职。1955年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红四军第二纵队卫生队医生、卫生队队长兼政治委员。1930年

  底因涉嫌“AB团”受开除党籍处理,1931年5月得到平反,恢复党籍。此后历任红四军野战医院医务主任,红四军二师卫生部卫生主任,红一军团野战医院院长,红四军第二师卫生部长,红一军团后方医院院长。参加了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作战和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后,任红一军团卫生部副部长、部长。参加过直罗镇战役和东征战役。

  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八路军115师军医处处长,晋察冀军区卫生部长。曾和白求恩同志一起创建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参与筹建医务学校,培训医务人员,1940年参加百团大战的救护工作。后进入延安中国医科大学研究班学习,毕业后,先后在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中央医院、阿洛夫医生处实习。当选为中国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解放战争时期,任张家口市附属医院副院长,晋察冀野战军卫生部政治委员,华北军区卫生部副部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军区后勤部卫生部部长,中央卫生部长助理兼中央保健局局长,北京军区后勤部副部长等职。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任红四军第二纵队卫生队医生,队长,队长兼政治委员,红四军野战医院卫生主任,第二师卫生部卫生主任,师卫生部部长,红一军团兵站医院院长,野战医院院长,后方医院院长,军团卫生部副部长,部长。参加了长征。

  ,任张家口市附属医院副院长,晋察冀野战军卫生部政治委员,华北军区卫生部副部长。

  ,任华北军区卫生部部长,中央卫生部部长助理兼保健局局长,北京军区后勤部副部长。一九五五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叶青山在晋察冀军区组建了卫生部机构,在各军分区成立了卫生部,组建了军区后方医院,培训了大批医务人员。叶青山在担任晋察冀军区卫生部长期间,正值白求恩医生受加拿大劳工进步党和美国的派遣到中国来。叶青山陪同晋察冀军区司令员会见了这位世界著名的胸部外科专家。从此,叶青山和白求恩过从甚密。

  938年6月,白求恩在五台县松岩口军区后方医院讲授输血技术。“输血”在当时是一个比较新鲜的技术,中国在大城市只有少数几家医院才能开展。在野战医疗条件下输血,是人们连想也不敢想的事情。白求恩大夫首先详细讲授了采血操作、标准血型制作、血型鉴定、配血试验、储存、运输、保管等基本知识,接着推来一名胸部外伤的患者说:“现在,我来操作,你们谁第一个献血?”“我来献。”32岁的卫生部部长叶青山挽起袖子。

  验过血型,白求恩大夫让叶青山和病人头脚相反躺在床上,拿出简易输血器。带着针头的皮管连接在他们靠紧的左右两臂静脉上,皮管中间一个叁通阀门,阀门上联着注射器。白求恩把阀门通向叶部长,抽拉针栓,殷红的鲜血便流入注射器,再转动阀门,血液便流入患者体内。这是我军野战外科史上第一次战地输血。这一年的4个月中,叶青山献血两次,白求恩赞叹:“我到过世界许多地方,从没见过这样高尚的人。”

  战斗结束后,叶青山给罗瑞卿施行了清创手术。这时才知道,子弹从他脸颊的一边射进,穿过口腔飞出,左侧的颞颌关节被击穿,伤势相当严重。说是手术,只是简单地清了清创面,没敢取碎骨头,说太危险了,手术必须到上田红军后方医院去做。

  罗瑞卿的小勤务兵王保林和两个民工轮流抬着担架。山路很难走,每天多则走三四十里,少则走一二十里。为了防止意外,叶青山一路跟着,亲自给罗瑞卿上特护。

  走了整整九天,把罗瑞卿护送到后方医院。叶青山和医务处主任李治合作给罗瑞卿动了手术,取出了一堆碎骨头,吻合了动脉血管,复位了颞颌关节。

  上手术台时,罗瑞卿已经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但医生不知道,以为病人还是昏迷状态,听不见。几个医生嘀嘀咕咕说这人恐怕活不了啦,通知后勤做棺材吧。

  过一会儿,罗瑞卿就听见隔壁屋子里传来拉锯的声音,两个木匠边拉锯边说,棺材得做长一点,你没见那个快死的人,个子长得好高啊。罗瑞卿想笑,却笑不出来。

  朱德和都很关心罗瑞卿的伤势,曾专门听叶青山汇报罗瑞卿的病情,指示要全力抢救。手术后,罗瑞卿并发大叶性肺炎,高烧不退,又一次昏迷不醒。

  一天,两天……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部队转移,后方医院也跟着转移,一副担架抬起罗瑞卿走了。不要说治疗,就是连一日三餐都没有办法保证……

  摇摇晃晃走了不知道多少天。某天,蓝天白云都涌进了罗瑞卿眼中,后来又看见了星星月亮。一问,才知道第二次反“围剿”已经胜利结束。罗瑞卿知道自己又一次从死神那里连滚带爬溜了出来。

  还没顾上高兴,来了一个小鬼卫生员。卫生员遵医嘱利用行军休息的时间给罗瑞卿换药。知道这个伤员伤重,他背了鼓鼓一挎包棉花纱布。但是他的医疗知识实在有限,按说纱布早和伤口的血痂凝固在一起了,换药应该用生理盐水把伤口上的纱布泡软,再慢慢揭。而小鬼卫生员看取不下旧纱布,他就硬拽,一下把封死的伤口拽开了,血又像小喷泉一样往外冒!

  小鬼卫生员一看大事不好,慌慌张张喊来了医生。叶青山急出了一身汗,把全身的武艺都用上了,又按又捏。还不错,血总算止住了。

  叶青山临走,从口袋里掏出在那时如金子般贵重的磺胺粉,哗一下倒在重新流血的伤口上。叶青山对罗瑞卿说,这是磺胺,又止血,又消炎,灵得很。从此罗瑞卿记住了这种又止血又消炎的磺胺。以后进了北京,不管家里哪个孩子受伤,都叫他们用磺胺。

  因为颞颌关节复位时没有抬起来,影响了咀嚼功能,罗瑞卿还落下一个嘴不能张大的毛病。不仅笑起来困难,就是说话也总给人一个咬牙切齿的感觉。罗瑞卿在宣传鼓动中有一句名言,说干革命就是要咬紧牙关的,我罗瑞卿是早已咬紧牙关了,你们是不是也都咬紧了牙关啊……后来在延安选举七大代表时,有人说罗瑞卿太严肃,没有笑容,不熟悉他的人都很害怕他。

  叶青山1955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本文链接:http://sonofsham.com/huadonghaijun/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