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华东海军 >

读历史:华东军区海军为什么没有发展成为人民解放军

归档日期:11-02       文本归类:华东海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49年1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起草的《目前形势和党在1949年的任务》,提出:“1949年及1950年我们应争取组成一支能够使用的空军及一支保卫沿海、沿江的海军。” 中共建设一支人民海军的想法被正式提上日程。

  2月12日,海军“黄安”舰于青岛海面起义,开创了海军军舰起义的先例。形势催人,时不我待,于2月19日发出指示,要求华东军区成立海军司令部。2月25日,海军又一艘军舰“重庆”号巡洋舰在上海吴淞口起义。照此势头发展,今后还会有更多的海军军舰走上起义的道路。此后,在许多场合,多次表达了尽快建立人民海军的愿望,并明确指示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前敌委员会,在发起渡江战役前后,尽快将华东海军组建起来。或许是因为组织渡江战役忙不过来,或许还有其他原因,最终还是未能在渡江战役发起之前组建华东海军。

  4月20日午夜,渡江战役正式发起,人民解放军全线日,解放军占领南京,当天下午,停泊在南京以东笆斗山江面的海军海防第二舰队25艘舰艇在舰队司令林遵海军少将率领下宣布起义,另有27艘舰艇其后也在镇江附近江面投降。这些起义的,投降的海军几十艘舰艇和数千名人员亟待派人接管,是由陆军接管还是由解放军海军接管,当然是解放军海军接管更为有利,此刻,再不成立解放军华东海军已经说不过去了。情急之下,三野前委当天晚上议定成立华东区海军。或许是由于时间太晚的关系,直到第二天4月24日,三野前委才向华东总前委并军委报告:“拟定机构名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区海军司令部,张爱萍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这时,距发出指示要华东军区成立海军整整迟了两个多月。

  宣布起义和投降的海军几十艘舰艇及数千名官兵从4月23日开始,就一直在忐忑与焦躁中等待解放军前去接收。如果等正式批复再去接收显然是来不及了。情急之下,4月25日,张爱萍带着几个人从泰兴白马庙赶赴江阴要塞,28日召开大会,宣布了华东军区海军司令部、政治部办公厅组成和领导成员,成立华东军区海军党委。随后,于4月29日和5月1日将这两部分舰艇编入华东军区海军。直到5月4日,军委才复电,同意三野总前委的报告,只是将机构名称定为“华东军区海军”,而不是“华东区海军”。

  准确地说,4月23日只是海军宣布起义的日子。人民解放军建立第一支舰艇部队应从起义的海军列入华东海军的编制序列的4月29日这一天算起,而批准成立华东军区海军则是5月4日。这三个日子一定不能混淆,否则对历史无法交代。

  总而言之,华东军区海军是在各方面准备不足,为了应急而在十分仓促的情况下成立的。在最初的工作中,就性质而言,接管的成分大于组建,也可以说接管的同时进行组建。如果早在“黄安”号、“重庆”号相继起义后,就从华东军区挑选一批干部集中学习一段时间,这对组建华东海军可能会更加从容有利一些。

  一个月过后,华东军区海军党委6月10日召开扩大会议,决定扩大华东军区海军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机关,并向提出了尽快设立指导海军的组织领导机构的建议。这个建议颇令人费解,既然名曰华东军区海军,难道华东军区指导不了华东军区海军?是想单立门户,与华东军区平起平坐,还是早有约定,脱离华东军区?

  7月26日,指示:“海军机构移青岛,并归军委指挥”。看得出来,军委的打算是让华东海军领导机构脱离华东军区,直属军委,照此发展下去,最后的结果,以华东军区海军领导机关为基础,成立军委领导下的解放军海军领导机关,将是顺理成章的事。

  但是,一向敢于大胆建言的粟裕7月30日复电称:“为迅速完成攻占台湾的准备,建议华东海军暂缓北开”。其实,军委只是要华东军区“海军机构移青岛”,并没有要部队也北开。不过,粟裕要求“华东海军暂缓北开”自然有其道理,以当时的指挥和通讯手段,还做不到军委抓总,军种管建,战区管战。如果华东海军领导机构全班人马前往青岛直接归军委指挥,三野将不得不再建一个机构,负责管理和训练华东海军的舰艇部队,以备解放台湾。这在当时业务干部奇缺的情况下确实难以实现。

  正是基于这一点,8月2日复电粟裕并告华东局:“同意粟裕陷午电意见,张爱萍海军系统暂时不迁青岛,并仍归华东系统即归粟裕指挥。你们积极准备是正确的,必须从各方面准备,打破干部中的畏难心理。”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粟裕提议的“暂缓”竟然变成了永远,时至今日,没有北开的“张爱萍海军系统”始终没有实现归军委直接领导,而华东海军业已更名为东海舰队,仍旧“归华东系统指挥”——不管叫南京军区也好,叫东部战区也罢。

  回想起来,如果军委关于“张爱萍海军系统”“移青岛,并归军委指挥”的意图能够实现的话,华东海军机构在军委直接指挥下或许真的可以更上一层楼,成为军委指挥全国的海军部队和舰艇的海军司令部,张爱萍也将顺理成章地成为人民海军的第一任司令员。

  退一步说,即使“张爱萍海军系统”不能原班人马全部北开移驻青岛,挑选一部分骨干,组建军委海军领导机关也不是不可行,而且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仅从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张爱萍9月23日前往苏联商谈有关海军建设问题,苏联派出的84名专家10月25日抵达沈阳,协助中国建设海军学校这一结果来看,张爱萍所谈内容已经不局限于华东海军的建设,他作为未来的海军司令人选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可是,就在张爱萍带着谈判成果满载而归的时候,在未来海军司令的人选和海军司令部的组建上突然改变主意了。据肖劲光回忆:“1949年10月中旬,衡宝战役的炮声刚刚停息,我在长沙突然接到军委的电报,说主席召见我,有要事面商。”到北京后,肖劲光才知道急召他进京,是想让他当海军司令员,而且还允许他从四野12兵团直属队抽调部分机构与干部,以作为海军直属机构之基础。

  这个变化来的实在太快。9月份还派张爱萍去苏联商谈中国海军建设问题,怎么10月份就打算换将,另以肖劲光为海军司令员,并且还把组建海军领导机关的任务亦从三野转交给了四野。查一查这几个月,还真发生了几件不能算小的事情,或许能从中找出促成改变主意的原因。

  1949年8月28日,在北京接见原海军海防第二舰队司令林遵、原海军总部机械署署长曾国晟、原海军总部办公厅主任金声、原海军总部办公厅副主任徐时辅等。这几个人中,除林遵是率部起义的,其余几位则是张爱萍请出来的。林遵是个傲气十足的人,他的傲气来自于他的自信。这位有着英国海军大学、海军专科学校的闪亮学历和30年海军资历的前海军将领,在面前毫不客气地提出要当海军的司令。当然不能接受,道理很简单:要是让他当司令,那还是人民海军吗?在面前,林遵是否流露出这个想法不得而知。但是,林遵的想法的确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原海军人员,主要是一部分高级军官的想法。他们从骨子里看不起,认为:“海军与陆军不一样,不能小米加军舰”,“海军必须依靠原海军人员。解放军文化低,无技术”。在他们看来,离了他们搞海军是痴人说梦。甚至有人心怀叵测,抱着“勉从虎穴暂栖身”的想法,欺负你不懂航海,准备伺机驾船重回海军。面对这些傲慢的原海军人员,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张爱萍好言相劝:“你跛了条腿,我也跛了条腿,我们绑在一起,不就成了两条好腿吗?”张爱萍后来解释说:“来自解放军的同志,政治上没有问题,但不懂技术,算是缺了一条腿;来自海军的同志,业务熟悉,但需要提高阶级觉悟,也算是少了条腿。两个跛子合起来,象征着新老海军的同志团结起来,共同建设新中国海军。”而部分原海军人员可不这样想,他们希望派来的人永远跛下去。针对华东海军“以为领导,以人民解放军为基础,团结一切海军人员,共同组成人民海军”的32字方针,他们公然提出要与平分秋色,让搞政治,他们搞技术,而且认为不能领导科学技术。

  在这样一种形势下,华东军区海军在11月12日召开的舰艇政治工作会议,居然还把主要议题放在研究如何团结原海军人员,加强新老海军人员的团结上,以为这样就能保证战斗训练和护航任务的完成。

  从登上井冈山那天起,就强调要对军队绝对领导,坚持要对旧军队进行彻底改造的对于华东海军这种一厢情愿,只讲团结,不讲改造的建军路线做何感想?以这样一种两个跛子搞合作的模式建设人民海军,能接受吗?

  在这段时间里,最令震惊的莫过于1949年10月底至11月初三野连续发起的两次渡海登岛作战的失利。10月24日,三野第10兵团发起金门战斗,登陆的第28军3个团与3个军的敌人经两昼夜激战,因后续部队无船不能增援,几乎全部壮烈牺牲。时隔不久,11月3日,第7兵团以一个师发起攻占登步岛战斗。第一梯队发起攻击后,由于风向、潮汐变化,后续部队不能及时赶到,而敌人援军源源不断,并有海空军支援,登岛部队激战两昼夜,歼敌3200人,自己伤亡1488人,主动撤出战斗。登步岛战斗失利。

  这两次作战失利的原因固然很多,但从技术角度看,或多或少都与海和海军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8月2日的复电中不是要求华东“从各方面准备”吗?陆、海军在未来作战中如何协同,是必不可少的一项准备工作。怎么在这两次渡海登陆作战中就不见华东海军的踪影呢?由于舟山群岛及浙东沿海诸岛仍被军控制着,华东海军的舰艇开不过来确实不假,可舰艇过不来,人总是可以从陆上过来,向不谙海战的陆军介绍一些潮汐知识和组织登陆兵航渡的基本常识总是可以的吧! 既然华东海军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些本属准备的工作,那么华东海军在做什么呢?

  几个月来,华东海军确实没有闲着,一直忙于在各地建办事处招兵买马,接收海军的资财。

  1949年5月1日,华东军区海军组建南京办事处,负责海军海防第二舰队起义舰艇及官兵的接收工作。

  6月3日,华东军区海军在上海重庆南路182号原海军服务社成立上海办事处,号召原海军人员报到登记,参加人民海军建设。报到登记628人,录用542人。同时接收了海军占用的江南造船所和与上海大厦毗邻的浦江饭店等一批楼堂馆所。

  9月30日,华东军区海军决定成立福州办事处,接收管理福建地区海军遗弃的资财,并收容登记原海军人员。10月正式开始办公,登记海军人员757人,福建商船学校学生145人,经审查共录用531人。并在福州召开原海军人员座谈会。

  11月中旬,华东军区海军党委决定成立青岛办事处,接收管理青岛原海军物资、工厂、房舍等。该办事处共36人,17日由南京出发,20日抵青岛正式办公,共录用原海军、海员253人。

  南京、上海、福州、青岛这些沿海、沿江城市都在华东管辖的地盘上,华东海军在这些城市建办事处接受资财,建了也就建了,收了也就收了,谁也管不着。可是华东海军的胃口越来越大,已经不满足于在华东区内建办事处,竟然把手伸出华东,伸向中南,把办事处建到隶属中南军区和中南局管辖的华南第一大城市广州去了。12月5日,华东军区海军派出的40人由南京抵达广州,成立办事处,正式开始办公。谁料想,人家广东军区早几天就已经向军委打报告,要求组建广东军区江防司令部。就在华东海军广州办事处开始办公的第二天,12月6日,批复,同意组建广东军区江防司令部。最后的结果是,华东军区海军广州办事处的行政、供给全由广州军管会负责,党的工作归广州市委领导。等于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办事处整个归了广东军区了。就在这个月内,发出一道电令:“为统一管理指挥各地人民海军及其现有舰艇,调12兵团兼湖南军区司令员肖劲光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刘道生同志为海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并允许由原兵团直属队抽调部分机构与干部,以作为海军直属机构之基础。”这一前一后发生的两件事,是时间上的巧合吗?看来没那么简单。正在访苏途中的签发这道命令,除了要刹住这股风潮,防止类似的乱象蔓延,更为重要的是把建立军委海军的任务从此正式从三野转给四野了。

  经过几个月的筹备,1950年4月14日,被赋予行使战略决策职能的海军领导机关在北京成立,从此在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正式成立了。8月,海军临时党委召开会议,规定了人民海军的建军路线:“人民海军的建军路线应该是:在我党的绝对领导之下,以工农为骨干,以解放军为基础,吸收大量的革命青年知识分子,争取团结和改造原海军人员,建设人民的海军。”对于那些从信念、认识或立场方面都与人民军队的建军宗旨、建军原则、战略战术、工作作风都有些格格不入的原海军人员,一定要旗帜鲜明地采取“争取、团结、教育、改造”的方针。至此,两个跛子共同建海军的历史宣告结束,人民海军开始沿着一条按照我军光荣传统确立的建军路线克服各种艰难险阻,谱写辉煌的历史篇章。

  展开全部首先,是的需要,粟裕当时提议,为迅速完成攻占台湾的准备,建议华东海军暂缓北开

本文链接:http://sonofsham.com/huadonghaijun/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