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华南抗日纵队 >

东江纵队老战士家中遇害 曾获彭德怀签授军功章

归档日期:12-21       文本归类:华南抗日纵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8月1日,南山区麻勘第一任村委书记、79岁高龄的张明忠死在家中。最早发现死者的村民说,老人家躺在二楼客厅和楼道之间,家里被翻得一片混乱。有民警透露,张老系被歹徒杀害。据了解,当时有数名男子以洽谈租房为名,混进屋内抢劫杀人。家人在整理遗物时说,老人解放前曾参加东江纵队,并在家中找到了老人的军功章和自述传记。

  张明忠老先生是地道的麻勘本地人,妻子早年逝世,膝下有3子3女,其中两个儿子移居香港,其他子女都在深圳居住。2002年,湖南人刘先生租了属于张老家族约40亩后山种植荔枝,并顺便租了张老的老屋居住,而张老则独个搬到隔壁闲置的儿子新房中住。

  “老人家身体好得很,今年79岁,可是看上去跟50多岁一样,他每天上午11点去出门买菜,11点半回家做饭吃。其他时间就喜欢来我这里聊天。”刘先生说,老人家一年如一日,生活非常有规律。在这个紧挨二线关、密布工厂的村落里,张老并不算太有钱,但有房租收入,日常生活还挺悠闲的。

  8月1日中午,张老照例晃悠悠地漫步回家。但到晚上,张老家没有亮灯。“他每晚必看中央台的新闻联播,但那晚屋里没有响起熟悉的开场音乐。”刘先生说,由于当天是八一建军节,而老张又是东纵老战士,所以他当时以为老人家是去市里面参加纪念活动了,所以也就没有特别在意。

  第二天中午,隔壁的大门仍然紧闭,张老没有出门买菜,中午也没有做饭的声音。下午6点钟时,刘先生忍不住找到了张老的女婿,“我当时还以为老人家去女儿家住了,但是他们也不知道,于是我和老人女婿就一起赶回张老家里。”

  刘先生说,当时两人一起打开一楼铁门,“一楼很乱,东西翻得到处都是,客厅和房间里的柜子都被翻开了,衣服被子都被甩到地上,很明显,是有外人闯进来过,我当时就有不好的预感。”张老的女婿说,张老平时都在一楼住,而二楼是给香港儿子回家时住的,他们在一楼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老人,于是两人就一边喊着老人名字一边爬上二楼。

  两人刚刚爬上二楼楼道,张老女婿的预感被证实了,“我大声喊‘爸爸’,但老人家一动都不动。”张老静静躺在二楼客厅和楼道之间,刘先生说,当时他就感觉到,张老是被人暗害了,刘先生当即对着张老女婿大喊道,“不要到跟前去,一点动静都没有了,赶紧报警吧!”

  数十分钟后,大批民警赶到现场,将这栋3层高的小楼封锁起来调查。据村民说,由于张老身份特殊,当晚光民警就来了10多名,而治安员则更多。有民警透露,张老的确是被歹徒杀害的。出事当天曾经有数名男子在张老家中出现,据了解,这几名男子是以租房为幌子,进入到屋内杀害张老,然后在屋内大肆抢劫。

  昨日下午,警方设立的封锁线解除后,张老的几个儿子、女儿来到屋内,收拾老人的遗物,张老的其中一个儿子说,平时没有和爸爸一起居住,不知道爸爸有多少财产,所以到现在也无法查出爸爸丢了多少现金和其他财物。

  “当年幸亏有老张带头办工厂,才让麻勘村富了起来。”当地老居民回忆说,1986年张老从银行贷到了25万元现金,并全部用来修建工业厂房,而后来就是这些厂房引来了工厂。

  据了解,张老复员后返回深圳,在当时的麻勘村带领村民一起搞建设,上世纪80年代,张老曾担任麻勘村第一任村支记。据了解,在张老带领下,麻勘村建好了自来水供应系统,让村民们喝上了干净的自来水。面对改革开放,张老又设法在这个偏远的山村里搞起了工业。

  张老在一份留给后人的书信中有如此描述:我年老了,为了党的事业后继有人,多年来我一直在认真培养和发展好几位年富力强的新党员干部,他们担任了村里的领导职务,工作干得很好,直到现在我都经常去接近他们,建议或指导他们如何把工作做好,我希望村里的建设事业能不断向前迈进。

  麻勘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张满荣书记说,张明忠老人作为老一辈领导,的确办了不少实事。张书记说,麻勘片区如今的治安其实是非常稳定的,谁知歹徒潜入村里,把老书记给害了,他希望公安部门能尽快破案,让老书记死能瞑目。

  许多居民说,尽管张老今年已经快80岁了,但老人家身体好得很,经常在村里闲逛,跟后辈聊天。而隔壁吴先生说,在老伴过世后,张老甚至还结识了一个30多岁的“女朋友”,但这名女孩到底是不是老先生的女朋友,吴先生表示无法证实。麻勘片区许多居民说,张老的确有一个很年轻的女性朋友,但关系好像不算复杂。

  在客厅的桌上摆着老人的几枚军功章,“这是爸爸的军功章,非常珍贵,幸亏没给歹徒抢走。”儿子说,爸爸的经历非常丰富,战争年代带兵打仗,改革开放又当过麻勘的村委书记。

  但儿子直到昨天才知道,爸爸一直在给自己写自传,目前已经写了21页并已印刷出来。在这份名字为“革命斗争回忆录”的自传内,张老分6章记录了自己的战斗经历和社会主义建设过程。1948年,当时还在宝安县南头师范中学读书时,张老就已秘密参加了一个名叫“惠东宝人民街坊大连盟”的地下组织,组织学生冲击伪县府。张老在自传里骄傲地回忆道:“1949年3月5日,南头城伪警察局局长在吃饭时说当晚要抓学生,但是这名局长没有想到,他的妹妹也是我们的人,并且给我们透露了这个消息。”当天晚上,张老离开学校秘密赶赴位于沙头角的游击队。后来,张老参加东江纵队并任班长。张老所在的营,成功将一个全部美式武装的机炮营说服起义。

  三门岛,如今深圳人经常游玩的美丽小岛,当年也留下了张老的鲜血。据了解,当年张老跟随所在的解放军部队,一路从惠州急行军到现在深圳市的坪山、葵涌,最后从大鹏半岛登船,他们要解放对面的三门岛。张老在“革命斗争回忆录”回忆道,“当时我营乘坐几十艘机帆船渡海作战,天一亮我军炮火就向部队阵地展开猛烈轰击,我营各连迅速冲上海滩,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激战,打得敌人落花流水,全歼岛上守敌600余人,并成功将胜利的红旗插上了山顶”。第二天,张老和主力营返回惠州城,参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军民大会。

  1949年3月,张老被授予三等功一次,这块军功章一直被张老收藏在屋内,连红色的包装盒都还保藏得非常完整,张老在记录这份荣誉时说:“当时是彭德怀元帅签名授予我的,这是一名战士莫大的荣耀。”张老女儿说,无论是军功章还是纪念章,爸爸都是不许小孩们动的,老人家非常看重荣誉。

本文链接:http://sonofsham.com/huanankangrizongdui/924.html

上一篇:老战士聚会东莞 纪念东江纵队成立70周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