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滑坡 >

江苏工人报

归档日期:07-18       文本归类:滑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劳务受伤赔偿少 工会调解显线月,农民工李某通过包工头滕某介绍,到宿迁市恒大翡翠华庭工程项目做工。务工期间不慎摔倒,导致身体多处骨折,颈椎退行性病变并C4/5椎间盘突出,右侧后颈部软组织损伤。在与公司多次协商工伤赔偿事宜无果的情况下,李某向宿迁市总工会申请了法律援助。在无法确认存在劳动合同关系,仲裁不予受理的情况下,援助律师建议李某向人民法院提起人身损害赔偿诉讼,并进行了伤残鉴定。因依法判决只能获得最多支持13000元,为争取利益最大化,援助律师建议李某进行庭中调解,积极向企业说明李某的伤情及困难处境,劝说企业承担起法律和道义的责任。经过不懈努力,双方终于达成调解协议,由被告方一次性支付李某30000元赔偿。

  农民工叶某在姜堰区某省道改扩建工程中,作业时不慎从7米高处坠落,全身多处骨折,脾脏破裂。经过11个月的治疗,叶某的病情虽然日趋稳定,但身体受损严重。住院期间,企业支付了全部医药费,叶某出院后,企业除了每个月发放7500元工资外,对叶某提出的其他赔偿请求置之不理。一筹莫展之际,叶某的家人来到姜堰区总工会寻求帮助。援助人员了解后发现诉求即将超过诉讼时效,当即为叶某提供法律援助,帮助其申请工伤鉴定。起初企业不配合,姜堰区总主动上门走进企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叶某拿到了117万元的补偿金。面对这笔巨额赔款,躺在病床上的叶某泣不成声说到:“感谢对我的援助,使我今后的生活有了着落,也点燃了我生的希望!”

  2017年底,宝应县阳镇工会走访基层排查摸底,在与某电子公司职工座谈时,职工反映企业10、11两个月工资尚未发放。走访工会干部立即引起警觉,进一步了解,发现近年来由于管理不善,负责人沾染上赌、毒等原因,企业经营每况日下,已拖欠84名职工工资48万余元。镇工会立即向镇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做了汇报。镇党委政府十分重视,当即成立专门的工作小组负责处理该案件。镇工会牵头,对欠薪职工的人数、涉案金额进行调查、摸底、登记造册,同时协调县人社局、县法院,立刻开通仲裁绿色通道,对涉事企业财产进行查封,同时积极向企业的债务人说明情况,争取债务人理解配合,尽快收回企业应收款项用于发放职工工资。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就为84名职工讨回被拖欠的全部工资。

  滨海某镍业有限公司因效益不佳,于2015年停产,拖欠孟某等30名农民工1个月工资和13个月没有安排工作的生活费,及经济补偿金等,职工到县政府群访。滨海县总工会立即介入,仔细弄清核对拖欠每名职工的工资及经济补偿金数额,同时与县法律援助中心协作,为职工提供法律援助。在公司无现金支付拖欠工资的情况下,申请对公司厂房、设备进行财产保全。此案经过仲裁、诉讼,最终,经滨海县人民法院判决公司支付孟某等30名农民工欠薪、生活费、经济补偿等共计883560元,维护了职工的合法权益。

  职工徐某自2005年至某工业材料(大丰)有限公司从事打磨工作。2017年2月4日,徐某因肺部疼痛、咳嗽住院检查治疗,被确诊为为职业性矽肺二期。2018年1月26日认定为工伤,伤残四级。自住院治疗后,企业每月仅支付几百到一千多元的生活费,未足额支付工资。徐某来到了大丰区总工会驻人社法律援助工作站求助。在了解情况后,区总工会为其提供了法律援助。本案争议焦点是职业病的停工留薪期应当从何时起算、停工留薪期12个月后继续休息,未经鉴定,按照什么待遇发放、前12个月平均工资如何确定等。此案经过仲裁、诉讼,最终法院全部采纳了援助律师的辩护意见。庭审过程中,企业提出调解,企业按照受援人要求的补偿全额,补偿受援人工资差额54579.23元。

  近年来,高淳区某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经营状况出现日益滑坡,2018年2月份开始大规模拖欠职工工资,涉及职工100多名。高淳区总工会了解情况后,立即向南京市总工会和区委区政府汇报,同时指派区总法工干部和援助律师为职工提供法律援助。承办人全面梳理案情,明确争议焦点,提出争议处理方案,先后和136名职工签订了法律援助协议。仲裁过程中劳资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但企业负责人拒不履行,为了确保职工的利益及时得到维护,区总工会向区公安机关建议以该公司拒不支付劳动报酬为由立案侦查,公安机关对实际负责人采取了相应刑事强制措施后,公司很快支付了拖欠职工3~4月份的工资133万多元,缴纳了7~8月份的社保费46万多元。承办人时刻密切关注该公司的资金动向,在了解到高淳区人民法院为该公司执行到债务人所欠该公司的货款190多万元后,区总领导与区人民法院多次沟通、协商,争取将这笔款项优先用于支付拖欠的职工工资,同时协调该公司的其他债权人做出让步。2019年1月30日,136名职工到法院签字确认并领取自己应得的工资共计186万多元。

  职工朱某受雇于包工头陆某在建筑工地工作,施工过程中跌落受伤,经鉴定伤残程度为八级,因不懂法律没有及时申请工伤认定,超过了时效。事故发生后,陆某在支付了30多万元医疗费后不愿再承担责任。朱某病情又加重,出现癫痫症状,先后多次住院,瘫痪在家,朱某家人四处奔波求助。海安市总工会了解情况后,主动提供法律援助,针对朱某申请工伤已超过时效,伤残等级有可能加重的情形,向海安市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提供证据要求重新进行伤残鉴定。经重新鉴定,朱某损伤构成六级伤残。依据人身损害赔偿和事故责任划分,法院判决,陆某与施工单位承担连带责任,须向朱某支付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鉴定费合计659488.15元,2018年春节前赔偿已全部到位。

  2018年底,连云港海州区总工会接到职工反映,称连云港某宝食品公司将整体搬迁,涉及21名职工的去留问题。企业想调全部职工到新浦开发区工作,但职工都是海州开发区周边失地农民,大多数人不愿意。为了及时将矛盾化解在基层,消灭在萌芽状态,区总指派专人负责此事,仔细了解每名职工的意愿想法和要求,认真梳理和汇总,分人分策解决。对于愿意调至新浦开发区的8名员工,援助人员协调用人单位每月增加发放200元的交通补贴及每天8元的伙食补助,并将协商条款写入劳动合同中。对不愿意到新浦工作,已申请解除劳动合同提起仲裁的13名职工,提供法律援助。经过多次沟通协调,劳资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企业依法与职工解除劳动合同,并支付经济补偿金。

  2017年4月,职工顾某到江阴市总工会,反映称其自2000年3月进入江阴某玻璃钢有限公司工作,从事的是艇工厂安装完整工作。2017年3月30日,公司单方书面通知其将岗位调至艇工厂的金加工车间从事打磨工作。顾某第一时间提出自己有哮喘病史,身体不适应新岗位,明确不同意该岗位调整。4月1日,公司便以顾某“未有合理正当理由拒绝岗位调整,违反规章制度”为由,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江阴市总工会援助律师抓住用人单位违反《职业病防治法》第33条的规定,没有履行提前告知从事岗位存在职业危害和上岗前体检的义务,提出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违法。此案经过仲裁审理,支持了职工的申请,依法裁决企业支付工资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

  职工潘某和邓某于2018年4月到昆山某服饰公司工作,岗位为服装生产线操作工,双方口头约定工资按照“小时工资+全勤+领班费用(职务津贴)”的标准,通过现金方式发放。入职后,企业一直不与两人签订劳动合同,亦不为其缴纳社保。2018 年9 月企业以产线的产量低下为由,解除与潘某、邓某的劳动关系。职工要求企业支付拖欠的工资、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及补缴社会保险。企业以二人为临时工性质为由拒绝,双方发生争议。昆山市总工会援助律师搜集有关证据,提出潘某和邓某所在的工作岗位不符合临时性、辅助性、替代性,不能认定为临时工。仲裁裁决企业须向潘某、邓某支付拖欠的工资和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并补缴社会保险。

  连云港某木业有限公司是合资企业,主要从事木材加工、销售等业务,2016年下半年,公司经营不善,经济效益大幅下滑,发生拖欠职工工资和社会保险费,涉及职工57名。职工多次与公司协商,自行讨薪无果引发上访。在政府部门建议下,职工来到经济开发区区总工会寻求援助。因矛盾比较激烈,涉及职工人数较多,区总向市总报告,请求给予帮助。市总工会派法工部人员和援助律师前往开发区调查情况,收集有关证据,协调仲裁部门开通绿色通道。2018年6月,仲裁委裁决:公司一次性支付57名劳动者被拖欠的工资和经济补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2038623.89元。

  职工狄某、刘某、赵某、葛某分别于2002年、2002年、2003年、2008年进入南京钢管塔制造有限公司工作,后公司陆续更名为南京龙源铁塔制造有限公司、南京大吉铁塔制造有限公司。2018年5月9日,公司以4名职工连续旷工3天,严重违反了公司规章制度为由,发出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4名职工在和用人单位理论无果后,向浦口区总工会申请法律援助。承办律师认真核查有关细节,抓住关键证据,提出用人单位是违法解除劳动合同,4名职工工作年限应该自进入南京钢管塔制造有限公司工作时开始计算。此案经过仲裁、一审、二审,均判决公司败诉,职工的诉求全部得到法院的支持。

  因申报高新技术企业,要求大专以上学历职工必须达到相应比例,2018年10月,如皋某公司在保障职工原来的工作的岗位、时间、工资福利待遇保持不变下,拟将某车间的260余名职工劳动合同的用工性质变更为该公司关联企业的劳务派遣工,引发职工群体上访。如皋市总工会立即启动应急机制,牵头成立事件协调工作领导小组,向公司负责人宣传劳动法律法规,安排人员逐户深入相关职工家庭做好沟通解释,说明工作组处置意见,劝说职工回厂正常上班,维持企业正常生产。经过各方通力合作,公司承诺原劳动合同不变、工作岗位不变、工作时间不变、工资福利待遇不变、事后不追究任何职工;开设行政与工会定期沟通的渠道、行政与职工相互沟通的渠道,及时听取工会和职工的意见、建议。职工表示理解并认同。至此,这起由劳动合同变更引发的职工群体性事件得到圆满解决。

  2014年8月,职工张某进入某进出口贸易(深圳)有限公司上班,双方签订劳动合同。2018年3月,公司更名成立苏州分公司,所有职工划入苏州分公司管理,苏州分公司也未与员工重新签订合同,原劳动合同继续履行,前后两公司一直没有为张某缴纳社保。2018年4月,张某因小孩上学落户积分问题,向公司提出补缴社保要求。但公司一直没有答复。4月25日,主管领导通知张某因业务调整,自2018年5月26日起解除与她的劳动关系,根据其2018年3月开始的工作年限计发经济补偿金。张某对此表示异议,来到苏州市总工会求助。市总在了解情况后,立即为其提供法律援助。此案经过仲裁审理,裁决公司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给予支付赔偿金,而非补偿金,年限应该自2014年8月起计算。

  2017年3月乐天玛特常州店因消防安全问题进行全面整改, 2018年5月,利群股份与乐天集团达成协议,收购乐天华东区企业股权。2018年8月29日,江苏乐天玛特商业有限公司变更工商登记,注册名称为利群时代商贸有限公司。期间,利群集团、乐天集团均未就员工安置、合同履行等涉及职工劳动关系问题作出公开告知或作出承诺,2018年8月17日,店方又以职工未按时返岗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引发集体性劳动争议,部分职工向市、区两级政府部门上访。天宁区总工会一直关注事态发展,先后多次到卖场同职工见面,同公司方代表沟通,在沟通调解无效情况下,为了切实维护职工合法权益不受侵害,2018年10月19日,指派律师为37名职工提供法律援助,向天宁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2018年12月21日,天宁仲裁委支持劳动者的仲裁申请,乐天玛特常州店、利群商贸公司应当支付劳动者工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并配合劳动者办理档案转移手续。

  钱某是一位外资企业已任职13年的工会主席,因向公司上级反映公司高管存在问题,被公司以“诽谤公司高管,违反规章制度”为由解雇,解雇前公司并没有组织罢免程序,事后也没有与钱某在经济补偿方面达成和解意向。在全面调查了解事实情况后,无锡市新吴区总工会立即启动工会法律援助,并以上级工会名义向该公司发出了工会劳动法律监督意见书。在公司始终不愿调解纠正违法行为的情况下,新吴区总工会支持钱某申请劳动仲裁,同时给予其法律援助。庭审中,公司方知道自身的强辩难以成立,要求调解。经调解,公司愿意按照2N标准给予钱某经济赔偿金,钱某也表示不再要求回到公司工作。事后,公司外方管理层负责人专程到新吴区总工会拜会,认可区总工会的做法。

  17、工会调解化解纠纷 筑牢基层稳定防线月进入常州某教育信息有限公司从事教务工作,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2016年8月,企业因为范女士怀孕而解除劳动关系,并以范某为非全职日用工身份,拒绝支付经济补偿金。为此,范女士来到新北区总工会寻求帮助。区总立即成立调解小组,深入企业调查。根据调查结果显示,范女士工资是月薪制,及根据考勤管理,双方应该属于全职日劳动关系。企业虽称范女士为非全日制用工,但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其主张,要承担举证不利后果。最终,在调解小组的努力下,范女士与用人单位达成和解,企业同意支付未按规定与其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及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调解小组同时对企业开展了法律监督,排查是否还存在范某同样情形的职工,督促企业应及时与其签订劳动合同。

  杨某等9名职工自1983年起先后进入宿迁某钢珠轴承厂上班,后企业经济效益不好,从2017年4月起就停发工资,公司处于停工停产状态,工人们迫切想要拿回自己的血汗钱。2018年1月,9名职工来到宿豫区职工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区总工会经过沟通了解,现场为9名职工办理了法律援助手续,并第一时间向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在无法联系上被申请人的情况下,变通采取登报公告的方式同公司方解除劳动合同,然后再由仲裁委出具文书确认双方解除劳动关系。在仲裁的过程中,劳资双方争议较大,僵持不下,走仲裁诉讼会耗费大量时间,造成9名职工无法领取失业保险金。援助律师本着职工利益最大化的原则,经多次沟通协商,努力促成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让职工既能尽快拿到拖欠工资和经济补偿金,又能领取失业保险金,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2018年5月份,徐州外资企业某管道有限公司和某铸管有限公司因为环保政策要求,决定业务整合和搬迁,实行经济性裁员,涉及2000多名,职工情绪波动比较大。徐州市总工会接到公司工会报告后,高度重视此事,接受职工委托,指派袁孟为代表的工会律师团队全程参与谈判,最大限度地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经过多轮谈判交锋,劳资双方达成“15+5”补偿方案,每位职工多获得3万元的补偿。同时,公司对“三期女员工”“双职工”“获荣誉表彰的职工”等群体进行了不同程度的额外补助,合计为职工多争取经济补偿金4000多万元。最后1801名在岗职工与企业签订了劳动合同解除协议,企业的搬迁重组也得以有序进行。

  4.投票时,三个评选项目均需选择,且每个项目最多投10票,最少投5票。多投或少投均无效。

本文链接:http://sonofsham.com/huapo/1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