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花枪 >

精分武术家吴殳的手臂录不可尽信

归档日期:10-04       文本归类:花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例如前段时间常见的用茅元仪的《武备志》来喷偃月刀。说偃月刀不可用于战阵,但是武备志是茅元仪在30岁之前写的,其时茅元仪是一介书生,写完这本书投献给达官贵人后,才当了幕僚,十几年后因为主人被追杀,茅带几百兵救主成功,才脱离幕僚生涯,短暂当了总兵,不久即被免职,然后抑郁而死。

  可以说,武备志完全就是一本书生纸上谈兵之书,书生说不能用的东西,武将则觉得很好用。

  有丰富带兵经验的何良臣所写的《阵纪》里面对偃月刀也是大好评。(此处吐血推荐阵纪此书,个人认为可谓兵书干货第一)

  又有人同时用戚继光和吴殳来论证枪材必须是硬的,理由是戚继光带兵打仗多,而戚继光和吴殳都推崇硬枪。所以白蜡杆不能当枪杆。

  他前面说了枪不要有旁支之类的,以单纯为最强。有旁支的叉耙戟什么的都是给**用的垃圾。(国内很多人都用他这个说法标榜自己的门派只用枪,好单纯好不做作)

  然后到了后半卷,他兴致勃勃地说他发明了一种叫“筅枪”的东西,就是在枪上装个横枝,用来格对方的枪,非常好用,他已经练这个东西好多年了,灭人无数,你们不服来战。

  欸?那你是骂自己**垃圾吗?你这东西和戟到底有什么区别?就是旁支是木棍不开刃?

  后面说石敬岩最擅长跳枪舞,简直神妙绝伦,他开过一个枪舞培训班,当时跟他学的人像a君,b君学了之后都武功大增,但是石敬岩这个人特别保守,他开舞蹈班居然不带我!我好怨念我好忧伤!诅咒你的枪舞早晚要失传。

  这段看得我都笑出来了好不好!你刚骂完枪舞大垃圾,换我是石敬岩我开班也不带你啊!才不是什么保守的问题好不好!

  还有他说渔阳老人老剑仙说了,剑只能刺不能砍,用来砍的****。(这句话流毒极广,现在动不动就有书呆子跳出来对着我们的对练视频喊你们的剑居然砍劈!根本不是正宗中国剑blabla)

  但是后半卷说他的长刀术时,说他的刀法砍枪技术就是从渔阳老人剑法里的砍劈技术改编的,非常**。

  类似的例子数不胜数,又比如他喷马家枪虽然厉害,但是太高深,不能用来教人,只有神人畸形人才能学会。这种东西早晚等着失传吧!

  然后后面又说我的峨眉枪很厉害,是高深武学,不能用来教人,反正你们这些**教也教不会的。

  总之手臂录+无隐录 就是这样一本大精分书。你信了其中一句话奉为神明,你很快就会发现后面被他自己啪啪打脸。

  吴殳曾经说过沙家竿子这种东西就是大垃圾,因为用的长枪太长,而且前面是软的。而且有抽打技术,不纯粹。

  然后又说沙家杆子在战场上超好用,因为够长远远就能捅死人。有抽打技术,可以抽对方兵器敲对方脑袋。还有程冲斗枪法抽地弹起再刺,简直神作

  他多次说过战场枪法是家奴技术,渣滓所用。不得已而才用之。(书中原话如此)

  所以沙家杆子,少林枪,程冲斗枪法等,虽然在战场很**,但是依然在我们吴殳心里是大垃圾。

  白蜡杆这种超长而软的东西,在一对一时太长不好操控,格挡的动作太大,要抖起来才能防御,当然是留给在战场上给家奴炮灰渣滓用啊。

  对不起,那些没看过手臂录但是标榜自己是战场技术吴殳真传的门派 ,你们崇拜的吴殳给你们啪啪打脸了。——下等家奴渣滓战场枪法传人,就你们也配姓吴?

  其实这里已经说的明了,战场枪要的是长,硬不硬倒不太重要,要说战场,戚继光用的枪杆子还有大毛竹做的啊。大毛竹比白蜡杆软多了。还有秦良玉的白杆兵啊,就是以白蜡杆闻名的啊

  吴殳还喷刀盾兵呢,说戚继光居然推崇刀盾兵。用刀盾兵就是找死。你们千万别学戚继光。

  这句手臂录里的话,开宗立义的意思就是——我们吴殳是测不准的。完全由对面的立场来决定。

  嗯,往好处想,是吴老师在用各种精分言论来教育我们,尽信书(殳)不如无书(吴殳),一定要独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吧。

  顺便提一下戚继光。戚继光写的书都是很实在的。但是总有人要断章取义,比如说戚继光其实早就喷过硬枪。说硬枪比不上软枪,但是总有人选择性失明。抓着他说“枪腰要硬”这句话来做证据,其实人家全文是枪梢轻细,腰硬重。——意思是这样配重的枪才灵活。

  这里贴一下戚继光对于软硬枪全文评价。再打一下这些战场硬枪戚继光真传党的脸

  戚继光说的很好了,你们这些见肉分枪党没有不输的。你有神技,但是枪比我短一寸你就死了。

  那些戚继光粉,吴殳粉,你们能不能把他们的书都看完了再出来吹战场上硬枪天下无敌啊。

  最近看了些 Roland Warzecha 等人复原的维京盾武艺。维京盾这东西不仅大 (37英寸直径) 而且轻,配合以 i33 小盾为基础的用法(手伸前让盾牌和身体保持一定距离,而不是让盾牌贴着身体),防御圈大得惊人。加上中间持盾灵活,基本上只需要一翻手腕就可以防御顺便进枪,貌似还可以压着枪不让人抽回。感觉这东西基本上可以完虐双手长枪了。

  《阵纪》提到枪材: “ 南方以竹为杆,甚称省便;北地风高易裂,须得丝筋缠紥乃可,否则以椆木代之犹胜。”

  程冲斗《长枪法选》则提起过稠木 “皆大木取小劈刨而成,多不坚牢易断”,不过看来是和加工方式有关。他提起的木料里确实有“白蜡条木” 这一项,但是他看重的是 “不软不硬为妙”,太软不行,太硬也不行。现在抖大杆的那种白蜡杆我猜测会被他视为“太软”。

  白杆兵用白蜡杆之说貌似没什么文献支持。有人考据可能是分布四川等地的所谓 “白棘”木,或叫 “马甲子”。这可是硬木。

  戚继光几个说法我觉得都是说长度更重要,宁愿长而软,也不要硬而短。但他没提起“又硬又长”的情况。

  吴殳著书总体是中肯的,当然他是一代文人,还是个不小的文人,有《围炉诗话》等著作,在文字里打滚久了,语带锋芒,远远犀利于一般粗通文墨的武家朴言,这也是跃然纸上的。然而也正是文采斐然,所以论述能入木三分,将近古枪法的神髓留驻人间,并且也比一般拳家有更开阔的格局与视野,打破市井保守之狭隘,学术公诸于众,这些都是不可否定的大面。某些尖酸之词,也是明末之文风所染,现在读之,可以作为一种幽默来看待。

本文链接:http://sonofsham.com/huaqiang/537.html